因为看到一束光,心从此开始流浪

2017-3-24 houtai

一直都很喜欢插上耳机,听上一首老哥,静静的写下与曾经有关的东西,灵感汹涌而来,一刹即逝。我是一个随遇而安的男孩子,喜欢不期而遇的偶然,厌恶谋划已久的套路。是啊!写下自己所写的东西很容易,但是我的心里是无奈的,我厌恶自己,厌恶自己的怯懦,面对现实虚以委蛇。没有了曾经可以依靠、可以倾诉的朋友。也没有了那个可以一起喝醉,互相搀扶着回家的发小、兄弟,在没有人的小路上大吼大叫,大肆的挥霍着青春。那是我真性情的流露,是真实的自己。忘却了隔墙的耳目,忘却了现实的压迫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无法自拔。思来想去梦成空,梦回千转梦终醒。又是一天,我又要背起行囊,戴上谨小慎微的面具,面对现实,继续远行,而我不知道,在以后的某一天,路过一个装饰温馨的咖啡厅,叫上一杯拿铁,听到了曾经听过的老歌,回味起曾经的自己,遇到一个安逸悠闲的咖啡厅老板,他做着自己喜欢的事。他是我志同道合的人,而我却不能深交,因为我只是一个旅人,戴着面具,伪装了自己的真诚,背上行装,继续远行,相伴我的却只有我的影子。告别来不及挥手,木然一笑,没有留下牵挂。
 
人对于远方,对于我们未知的东西总是有着一股莫名的向往与幻想,这种感觉来自灵魂,来自于我们的血液,来自于我们祖先的传承。我曾经研究过东西方的神学,在东方的佛经里,他把西方想象成了极乐世界,哪里佛音袅袅,一切都是那么美好,足以见得东方人对于未知的西方有着许多美好的幻想和向往;在西方《圣经》里写道那个至善至美的天堂在东方,遥远的东方、犹未可知的东方。因为远方那股神奇的吸引力,我们终踏上了远行之途。我来自四季分明的南方,童年笼罩在南方的烟雨里,走过童年泥泞的小路,采过春天里的无名的野花。为求学,却不得不打点行装,走上远行之途,走向大雪纷飞的北方,那里未知、充满许多遐想。随着火车的笛鸣,离开家乡,从此沦为游子,做客他乡。
 
因为看到一束光,心从此开始流浪。

发表评论:

Powered by emlog 黔ICP备14006034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