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夜,阳台外淡淡的黑夜帷幕依旧

2017-3-24 houtai

 那夜,阳台外淡淡的黑夜帷幕依旧。我们依次介绍着、聊着,谁也没想到第一次来这座陌生城市的我们竟是如此得兴奋。张来自美丽的内蒙古,在我的印象中那是个美丽的地方。耶,草原汉子!秦生,书香味好浓的名字,人如其名,帅真,坦诚!他来自文明古城西安,但祖籍泉州,他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,还会—口流利的闽南话,人才!小白,纯山西爷们,就像山西的陈醋,味浓,香馥!我,很简单,傻兮兮的,但还是兴奋得滔滔不绝。我们虽年轻,但我们不轻佻,我们迎着新—轮朝阳,向着未来携手翱翔,我们相聚405舍准备蓄积我们的力量。
    成长,无法预算,没有人可以在酣睡中成长。不会有那么的—种奇迹,让自己在痛苦的路稆中沉睡,又在花香中惊醒,然后发现自己已经到达幸福的彼岸。说长又不长的军训生活滴达进行着。白天,除了—块吃饭和午睡外,我们都在不同的方队中用汗水与烈曰不停地打拼着,休息时偶尔窜到—起,来句简短的问候。“咋样?挺得住么?这气候还适应么?”我们彼此迈力地点着快要热炸的头,嘴里还不停地说着,“行,还行”之类的话,但我们心中都明白,对于来自北方的我们,突然要去适应东南沿海的湿热气候,肯定需要时间和毅力的。但我们不怕,“天行健,君子
以自强不息”。我们相互鼓励,为彼此呐喊。我们都知道,终有—天,我们会成为真正的男子汉!四年,或许更长对于我们来说是个未知数,但是踏上这条路,我们就要勇敢地走下去。没有哪一份成功不夹杂汗水,没有哪一次胜利不夹杂泪水,路,就在我们脚下,我们会走出属于自己的精彩。

发表评论:

Powered by emlog 黔ICP备14006034号-1